电影天堂 傅政军和他的天鸽互动

  原标题:傅政军和他的天鸽互动

  

  谁能成为下一个BAT?创业都要活在BAT的阴影下?每一起合并背后都是BAT在下棋?对于当下的中国互联网创业者来说,BAT(指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是三座绕不过去的大山。

  但还是有人从BAT的夹缝中嗅到机会并发展壮大。2014年7月在香港上市的天鸽互动(01980.HK)就是这样一家公司。“我们就是围绕‘三四线城市的BAT’这个主题,做一些边边角角的生意。”在杭州城西银泰的办公室里,天鸽互动CEO傅政军对笔者说道。这也是自去年在香港上市后,傅政军首次接受媒体的深度专访。

  说到“天鸽互动”这个名字,很多人可能并不是很熟悉,但是只要提到天鸽互动旗下最著名的业务9158秀场时,不少人应该都有所耳闻,即便没有用过——类似于陌陌一直想要洗白最初的“约炮神器”称号,9158也被很多人想当然地认为是“美女经济”。

  “其实根本就不是一个‘从良’的过程,我们从第一天开始就坚持不能违规。”傅政军主动提到近期大热的一个由王思聪投资的视频直播社交APP“17”,因出现违规内容而被下架,这在9158早就不会出现。天鸽互动很早之前就研发了一套监管系统并申请了专利,可以做到全平台无死角,任何不良内容都会在几分钟内被快速处理。

  另据傅政军介绍,目前9158在其总业务中的占比只有30%左右了,天鸽互动近两年尤其是上市之后,一直在向移动游戏和医疗、O2O娱乐和互联网金融等方向转型拓展。

  在中国的实时社交视频社区市场,除了天鸽互动外,更为知名的是2012年在美国上市的欢聚时代(YY)。“我们两家一没竞争,二来都很赚钱。”傅政军说,虽然今年以来业内出现了很多行业老大和老二合并的现象,如滴滴和快的、美团和大众点评、携程和去哪儿等等,虽然有投资人也撮合过天鸽互动和YY合并的事宜,但傅政军和李学凌(欢聚时代CEO)都觉得没必要,“上完市后还合并的都是没钱赚不停烧钱的公司”,傅政军说。

  根据8月21日天鸽互动公布的截至2015年6月30日的中期财报,上半年营收3.72亿元,较去年同期上升8%;净利润为1.52亿元,同比增长15.3%,相比去年1.74亿元的亏损,已扭亏为盈。尤为值得一提的是,天鸽互动的月均活跃用户数从去年年底的7.4%提高到了二季度末的18%,时时彩网

  另据其招股书和年报显示,天鸽过往四年的营收分别为:2011年3.844亿元、2012年4.558亿元、2013年5.482亿元、2014年6.92亿元,相对应净利润分别为1.399亿元、1.583亿元、2.063亿元、2.67亿元。

  “我们的典型客户就两类,其中90%左右是三四线城市的低收入群体,也就是所谓的‘屌丝’;另外10%则是一些中高收入群体的小老板,如煤老板、包工头等。”傅政军告诉笔者,他们也针对白领群体做了一些探索,但目前来看还都不是很成功。

  1978年出生于浙江金华的傅政军年龄其实并不算大,但却是一个互联网老兵了。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还在读大学时,傅政军就已经开始创业,先后做过搜索引擎、网上书城、广告交换联盟、下载软件等十多个互联网产品,但大多都不是很成功。天鸽互动的前身9158创立于2004年左右,其过往十余年的发展也并非一帆风顺,“幸亏去年上市成功了,要不然我们今年也是非常危险。”傅政军说道。

  “创业就是十赌九输,甚至100赌99输、1000赌999输”,这是傅政军在回顾自己近20年的创业历程时的一个深刻感悟,九州娱乐网。傅政军以往的创业经历到底有何凶险,天鸽互动又是如何做到了成功上市,以及上市这一年多来进行了怎样的变革创新,傅政军和天鸽互动的经历应该可以给当下的互联网创业者们一些启发和思考。

  做秀场而不是做下载

  “我做搜索引擎其实比百度还早。”1997年,还在浙江工业大学读大三的傅政军就已经开始涉足互联网,学计算机的他业余时间靠着编程兼职,帮助中国电信做了TOP88搜索,还帮着一家国有出版社做了169网上书城。他记得很清楚,当时的销售额都还是靠着邮局的亏款单寄过来的。

  1998年,傅政军遇上了知名天使投资人冯波,以网络联盟“太极链”的项目拿到了冯波的100万美元。此前,冯波刚刚投资了王志东的四通利方,并一手撮合了王志东与姜丰年,成立了新浪。

  在2000年前的国内互联网发展早期,品牌广告在互联网上还投入较少,草根站长主要靠互相交换各自站点的链接形成联盟,来获取流量。联盟,则从站点的用户点击中收取微利。这是傅政军在互联网长河的发展中,较早看到的机会。说到底,太极链做的是流量和网络广告的生意。傅政军回忆说,太极链当时增长很快,他的一台服务器根本扛不住。

  如果当时傅政军把这些搜索、书城和太极链都坚持做下去呢?会不会成为今天的百度或者是当当?“以前再怎么坚持都是没用的,还是得靠资本的,不过太极链确实是可惜了。” 2001年,互联网泡沫骤起,IDG的熊向东找到傅政军,想撮合好耶与太极链合并,IDG也是好耶的投资方。由于已受到泡沫的冲击,IDG的开价是50万美元,比冯波给的天使价100万美元还少一半,傅政军觉得不划算而没有接受。

  但看到事后好耶卖给了江南春的分众后,傅政军也表现出了后悔,傅政军回忆说,这是自己错过的一笔绝好的生意。后来加上冯波指挥的太多,而傅政军也说服不了冯,太极链最终走向没落。

  2003年,傅政军有一次去网吧看到不少人在玩一个韩国的叫“十人房”的视频游戏。他虽然看不懂韩文,但就想能不能把这个引入中国。为此他成立了一家叫做“99情缘(99lover)”的公司进行照搬学习,但受限于当时中国的带宽还很慢,最终只能采取一秒钟放两到三张照片的形式起步。

  “送礼的模式可以说是我们对互联网最大的贡献了。”韩国的十人房是采取注册会员收取一定费用的模式,但傅政军作为创业者,流量少,学不了这种模式,他就想出了做百人房,送虚拟的礼物和花的模式。所谓百人房,就是以3个视频为主,100个用户观看的模式。在选择了以礼物为盈利模式的路线后,扩大房间人数也就是很自然的事了,因为礼物的本质是炫耀,需要更多的人围观效果才更好。靠送礼物这种模式,收入也慢慢增长起来,他也将公司搬到了上海。

  “幸亏当时在上海,如果不在上海也就拿不到那笔钱。”傅政军回忆说,整个2004年他都在折腾吸引新的融资的事情,最终在2005年的时候,傅政军拿到了台湾C2创义管理的150万美元的融资。

  当时除了99情缘外,傅政军和他的团队同时还在做一个名为“快快下”的电影下载软件,迅雷也差不多是那时候起步的。“快快下”甚至比当时的迅雷还做得好,安装包小下载速度快。但台湾C2的投资人考察后认为,做下载迟早会遇到版权问题的风险,因此在投资人的建议下,傅政军放弃了“快快下”,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99情缘上面。

  “起步要早,人脉要多,但另一半还是要靠自己努力。”回顾自己年轻时候的这些创业史,傅政军并不觉得有什么遗憾。

  坚持“多对多”模式 没做语音是遗憾

  尽管顺利拿到了投资,但99情缘接下来的发展也并没有一帆风顺。傅政军回忆说,2006年左右,公司遇到一个特别凶险的困境,一位大客户看中了他们的商业模式,投钱来把99情缘最大的房间整体搬走了。除了技术,二三十名运营、销售、后勤管理员工都被他挖走了。

  “当时吓死了,天天开会研究如何应对。那人社会背景复杂,公司管理办法也比较彪悍。”傅政军说,2007年,99情缘一个月只有五六百万元的销售额,五六十万元利润,当时咬牙挺着,也不知道下一步会怎样。但对方前前后后花了两个亿,最终并没有做起来。

  2008年,99情缘更名为9158,并成立了母公司天鸽集团。也是在2008年,天鸽获得了IDG的2000万美元B轮投资。在傅政军创办太极链的时候,IDG曾主导将好耶和太极链合并,但他觉得估值太低没同意,这一次IDG终于续上前缘。

  获得了投资之后的9158也升级了社区生态,主播得到的货币不再等同于人民币,进而产生了一个全民娱乐网络量贩式KTV模式。很多人在麦克风上轮流唱歌、聊话题、跳健身舞,展示自己以获得别人的认可。

  “9158的核心付费用户分化成35岁以上和20岁以下的两个群体,这很有趣,20岁以下的屌丝人数最多,但35岁以上的群体,事业有成,最舍得花钱,也有时间。”傅政军说,低收入用户一个月花个10块钱、20块钱在他们这里也玩得很开心,而一些小老板们,如煤老板、包工头等,则出手阔绰,累计消费甚至有上千万的。

  随着9158的发展壮大,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些主播在直播时违规的情况,遇到违规的用户,很多时候封了他的账号,他还会再注册一个新的账号继续进来。“其实从第一天开始,我们就是坚持不能违规。”傅政军澄清说,9158过去这几年并不是一个“从良”的过程,他们在2007年就研发了一个系统,遇到违规内容就咔嚓封掉。具体而言,他们每到2-3分钟会自动抓取,系统如果出现不能判别的画面,会立即反馈到金华的客服中心,同时他们每周会把这一周的周报汇报给当地的公安局,九州娱乐网。此外,他们还授予了浙江金华公安局的一个管理权限,可以随时进入他们的视频网站察看。

  在9158之后,市面上也出现了很多同类型的竞争者,如六间房、呱呱、YY等。“多对多可以说是我们的一个特色”,傅政军介绍说,不同于YY等重点打造秀场明星的一对多模式,9158一直坚持的是更加平等的多对多模式,类似于在一个班级里,大家都是同学。在傅政军看来,体育彩票,虽然一对多模式见效快,更易快速打造明星和品牌效应,但多对多模式的共享经济特色更为突出,发展更为稳健。“很多人也都想做多对多模式,但都没有做成,我觉得其中很核心的问题就是这个模式发展较慢,创业者未必能坚持下来”,傅政军说。

  2010年,在IDG的帮助下,新浪以现金和资源作价3000万美元入股9158,包括2000万美元的现金,以及价值1000万美元的新浪UC。除了获得资金支持外,9158还赢得了新浪的媒体资源和品牌背书,新浪秀业务也划入天鸽集团。

  “比起外面的同类型竞争者,我更关注从我们公司内部出去创业的。”傅政军说他们当时也遭遇过价格战,但毕竟9158已经积累了好几年,真人百家乐,一些挑战者受到直接冲击,9158反而最终没有损失,销售额增长了很多。

  2014年7月9日,“天鸽互动”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交易,傅政军作为CEO,亲手敲响上市铜锣。开盘价5.99港元,较5.28港元的发行价上涨13.4%。当日该公司收盘价为5.81港元,市值约为70.71亿港元。

  目前天鸽互动社交视频平台项目下经营八个“多对多”社区(包括两个主要社区,9158视频社区及新浪秀)及一个“一对多”社区(新浪秀场)。截止2014年12月31日,公司建立了一个拥有超过2.6亿用户、28万个实时视频聊天室,且聊天室规模介于50-1000人的活跃生态系统。

  “能上去说明资本市场认可你,至少是60分,梭哈游戏平台。”但与YY比起来,傅政军还是觉得很遗憾,他觉得如果他们早年做视频后再切入语音的话,说不定现在天鸽和YY的市场位置就会倒过来了。YY(欢聚时代)在2012年11月就已经登陆纳斯达克交易所,与天鸽互动的净利润只有3亿元左右相比,传奇娱乐网,YY的净利润约在10亿元。

  一个半成功者的迷茫

  早在上市前,傅政军就曾多次提及天鸽互动的转型方向——移动医疗,并在上市路演时表示,“移动医疗是公司上市后的重要战略方向之一。”于是,天鸽互动在2014年底就宣布入股杭州希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并在其后增资成为最大股东。杭州希禾是一家提供移动互联网健康信息服务的公司,目前公司开发了健康管理信息化领域的系列产品。2015年上半年,天鸽互动又收购了杭州瑞丽整形外科门诊部部分股权,还投资了一家化妆品试用的公司。

  按照傅政军最初的规划,杭州希禾的主要业务是服务机构客户,但未来需要面对更广阔的个人市场,而大型社区的运营、互动是天鸽的长项。收购杭州瑞丽整形这家公司则是希望服务9158一些美女主播的衍生需求。

  “我们做了很多面向白领方面的探索,但到目前看都不是很成功。”傅政军坦言,白领市场还是比较难做的,很多人是想享受到免费服务,但在花钱上比较谨慎。

  认识到这种局限性后,傅政军觉得天鸽互动当下更要紧的还是要服务好老用户,也就是大约三四十万个小老板,电影天堂。为此,他们在今年还推出了P2P服务。

  由于今年股市的不景气,以及实体经济增长的放缓,天鸽互动客户群中不少人出现资金周转困难,衍生车贷业务公司有直接的需求受众。

  除了上述探索,天鸽互动在上市前后一直在探索的还有移动游戏、线上线下KTV的互动。天鸽互动目前已经有三款手游,下半年还会推出一个新的暗黑系列,拿欧美IP的一些重手游,目前已经签下两款游戏,预计9月份或者第四季度可以看到。天鸽互动此前与温州的KTV连锁龙头百嘉乐量版KTV建立战略合作,成为其独家合作伙伴,共同开拓百嘉乐品牌O2O卡拉OK业务。

  但傅政军的思路目前也有变化。“如果说你要占领每个包厢,这个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我现在就是占领大厅。”傅政军说,他们最初是希望让KTV整个系统都换成他们家的,但是一家一家去跟这些线下KTV店谈,这个事情做起来还是太重了。但如果在KTV的大厅里放置他们的一个智能桌游设备则相对简单,一张桌子目前每个月也能有固定收入,未来这样的智能设备也可以进一步拓展到酒吧、会所等场合。在傅政军看来,这就是天鸽互动的O2O娱乐战略,足球比赛。现在他们正在广东和四川这两个天鸽原先代理就做得比较强的省份进行推广试点。

  此外,天鸽互动在上市后已经迈出了国际化的步伐。今年上半年,天鸽互动成立了首家海外子公司天鸽日本,针对日本用户提供实时社交娱乐视频服务,将公司成功的营运模式复制至其他地区,实现海外扩张。公司另外透过授权海外企业使用公司其中一项实时视频技术专利获取收入,同时探索各外地市场。

  “这个移动端创业的风潮,我觉得会下去的”,傅政军说,天鸽要把精力花在他们认为是靠谱的事情上去。“在湖里面打鱼,在江里面打鱼,不要去海里面捕鱼”,具体来讲也就是说,与其总想着去和BAT竞争,还不如去扎扎实实服务好自己的核心用户,“机会总是有的,但是目标不要太大。”

  现在还不满40岁的傅政军如今可谓是功成名就,但他说他也有自己的苦恼——一个“半成功者”的苦恼:在他眼里,YY和唯品会才真算得上成功,但天鸽互动如今的发展其实已相对稳健,只需按照先前既定的道路稳步前进就好,“人家马云到我这个年纪才开始创业,或许我应该去找马云让他指导我一下”。

  本稿件所含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齐鲁晚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