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盃時差 审核前置 中小企业遭毁灭性打击 史上最严“新规”落地 手游中小企业生死难料

  审核前置 中小企业遭毁灭性打击 史上最严“新规”落地 手游中小企业生死难料

  李立

  一边是广电总局《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的新规落地,另外一边苹果审时度势推出新政,对中国地区开发者宣布“所有上架 App Store 的游戏都必须要办理版号”。

  “这等于将中小独立开发者推到了绝境”,在游戏圈内摸爬滚打了12年的闫亮(化名)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说,“按照新规,整个审批流程可能长达半年之久”。无独有偶,上海巨斧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游戏制作人陈宇,针对新规在知乎上发起了一项众筹,欲起诉广电总局,“按照新规等于给中小开发者直接判死刑”。陈宇强调。

  在资深业内人士看来,手游行业将迎来新一轮洗牌,业内态度表现为两边倒,“大厂们很淡定,着急的是生存空间进一步被挤压的中小团队”。无论形势如何发展,可以肯定的是,经过野蛮生长期的手游行业增速将放缓。中小团队死去一批,行业会看起来更规范,也理所当然地不再那么好玩,创新和活跃度都会降低。

  审核前置意味 “蒙混过关”几无可能

  “新规最大的不同,是将之前对移动游戏采取的后审改为前置审核,此举将进一步提高手游创业的门槛”,易观互动娱乐研究中心高级研究总监薛永峰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6月3日,广电总局发布《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规定自2016年7月1日起,未经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批准的移动游戏,不得上网出版运营,对已经批准出版的移动游戏的升级作品及新资料片视为新作品,需重新审批。而在新规落地之前,一般手机游戏需要做出版备案和运营备案,2018世界盃。出版备案是到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做互联网出版备案,即所谓的“拿版号”,而运营备案是指据《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三条规定,国产网络游戏在上网运营之日起30日内,应当按规定向国务院文化行政部门履行备案手续。

  对于生命周期很有限的手游来说,都是先抢先上线,再考虑做备案。“就算大厂也不是所有游戏都事先报备审批,中小团队一般都是蒙混过关,查到的几率也不大。”闫亮表示。

  陈宇则表示,“新规一出,等于直接拉高了上线一款游戏的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闫亮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要按照新规送审过游戏,整个流程预计要半年之久,“对于个人和小团队,光一个ICP证就很难办下来,需要公司资质等一系列申请材料。”

  中小企业进退两难寻求代理

  实际在通知发布不久,已经有了开始经营新规的生意。

  进退两难的中小团队开始找代理来“搞定一切”。“6月份代理商的报价是1万~3万元不等,现在已经开始涨价,搞完整套审批流程的报价已涨到5万元以上。”闫亮透露。

  针对没有能力“跑衙门盖章”的行业小角色,早有各路出身和背景的人以代理商身份欲从中分一杯羹。目前在淘宝上也有类似代理商,帮助手游研发方送审游戏。短时间内,这是一门做快钱的生意。记者在淘宝上输入“游戏版号”等关键字,至少有十几个卖家提供相关服务,并且以北京的卖家居多,记者联系了一家名为北京?菖?菖金秋知识产权服务中心的卖家,客服详细地给记者解释了相关流程的办理手续和需要的资质证明。按照他的报价,搞定一个版号的价格为18000元,著作权1000元;搞定一个版号的时间在60~70个工作日,当记者表示时间太长,客服介绍,“想要快可以办加急,当然想要快,价格也随之更高”。

  客服还特别热情地帮忙想办法,他建议记者“可以向周围办好ICP证的朋友借用”,当记者对借用ICP证是否有风险表示顾虑,客服介绍,“ICP只是借用运营资质办个版号而已,版号和游戏著作权还是归属游戏本身,不会有问题”。随后客服给记者传来一份供参考的《代理运营协议》。根据协议显示,“研发公司有权按协议约定获得来自运营公司通过向其最终用户提供约定的服务而获得游戏收入的收益;运营公司则将获得研发公司的充分授权,并按照国家规定进行游戏产品的相关申报和备案工作”。

  而据闫亮透露,市场上已有部分规模较大的游戏公司帮助小团队或独立制作人送审,与对方签订合同,先行垫付送审费用,等手游通过审批上线赚钱后,再与对方分成。“现在看起来,他们的目的还不是赚钱,分成达到可以弥补当初送审成本后即停止”。但是谁会做无利的生意,以后市场上的玩法可能是大公司对中小开发者做资源嫁接,比如帮助送审,小团队对他们的依赖性也会越来越大”。某行业资深人士指出。

  另外一面,代理商也提醒,“我们的报价暂时是最低的,要是收到通知,费用还可能往上涨”。而据上述业内人士透露,新规给了广电内部有关系的人一个权力寻租的机会,新规出来之前,这样的生意他们一年也接不上一两单。

  新规给中小团队带来毁灭性打击

  “2015年手游行业已经进入洗牌期,30%的中小团队已被洗出去。如果监管政策严格执行,将有近五成的创业团队被淘汰出局。”薛永峰预测。

  而在业内普遍看来,新规对腾讯、网易、巨人网络、盛大这些端游时代的大厂无疑是好消息。在此之前,资金和技术占有先天优势的端游大佬在告别端游的黄金十年后,纷纷改道手游。端游大佬们的进入,迅速拉高了手游的门槛,而此番新规一出,对于中小独立开发者来说就等于雪上加霜。

  对于此番落地的新规,大厂们也无一例外地保持低调支持态度。腾讯游戏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新规使手游市场更加规范,从长远的角度来说,可以驱动市场的良性发展”。据其介绍,2015年腾讯一共上线移动游戏新产品28款,进行了内部自查,保证手游内容符合国家相关部门的规定。谈到中小团队的生存问题,腾讯游戏则表示希望合作,“中小团队在任何时候是游戏市场的重要力量,是游戏行业生态系统的有机组成部分”。

  “新规对大厂影响不大,基本都有专门的政府关系部和法务部,对中小开发者就等于直接判了死刑”,陈宇认为。在知乎上,陈宇发起了采取众筹方式欲起诉广电总局的倡议,在不到一天时间里筹到了5万元经费,据陈宇介绍,北京瑞丰律师事务所李方平律师已经揽下了这起针对行业主管部门的官司,“个大的吃牛,个小的吃虫,大厂大举进入手游市场确实给小团队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但凭自己的努力和创意还是有能活下去的,大家凭本事说话,也能组成一个完整的生态环境,但新规带给中小团队的是毁灭性的打击”,陈宇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就在采访完陈宇之后,记者发现,“知乎”上关于“起诉”广电总局的贴子已被删掉。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陈宇的诉讼很难走下去,也没办法真正缓解中小开发者的生存压力。看得见的却是伴随洗牌和新规降临,手游生态环境的改变。大厂会出现越来越强的态势,以腾讯为例,可能吸引更多中小团队的依附,比如帮他们搞定审批,通过已有的社交网络和分发渠道帮小团队做运营。而新规更像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可以整顿市场,清理飞速膨胀的手游市场乱象;而另外一面,也可能误伤一批优秀的独立开发者。手游已火了三四年,这波繁荣同样得益于一大批中小创业团队,甚至是独立制作人持续不断的创作。

  与端游相比,手游研发成本低,投入少,迭代快,玩家的付费热情集中在刚上线后的一个月内,半年通常是一款手游从火爆到平稳的时间轴。趋势上看,“新政”减缓了手游的迭代速度。据陈宇介绍,“国外的端游一般是由行业内自发组成的协会进行分级后销售,手游一般只要通过App Store或者Google Play商店各自的分级条款和审核标准就可以上线,没有其他硬性条件,也不管你是个人还是公司”。

  “和当初的端游、页游不一样,手游的生命周期十分有限,也许半年几个月就走到尽头,所以一款游戏研发出来,大家都想抢第一时间上线,有的游戏也是先上线边玩边改,充分体现了互联网产品的属性”。但按照新规和苹果商店新推出的政策,一款游戏等通过审批再上线,可能已经过了热点和最佳的引爆时间。”业内人士指出,缺乏了灵活性与时间先机,其实才是独立开发者最担心的问题。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